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信息 • 能源

一家音响制造商,成了自动驾驶的领军者

时间: 2017年09月01日 | 作者: Alan Ohnsman | 来源: 福布斯
对于自动驾驶汽车,监视周围状况的传感器非常重要。

图片2.png 

 

随着戴夫·霍尔(David Hall)将密码敲入面板,一扇电子门徐徐升起,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海滨住宅。房子虽然不小,但你绝对想不到它的主人竟是一名科技公司的老板,同时也是自动驾驶革命的领军人物。66岁的霍尔是Velodyne公司的CEO,他们LiDAR传感器 (激光雷达传感器) 的主要生产商,为自动驾驶汽车观察周围情况提供重要工具。霍尔住在加利福尼亚阿拉米达湾的海岛小镇,周围一带满是低矮歪斜的木瓦金属建筑,大抵相等的生活区和工作区让他这个顽固工匠和疯狂发明家能安心于自己热爱的发明创造。对他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住宅的一端有一个空旷的大棚作为工作屋,霍尔和他的工程团队最近便在这里润色他们的最新项目:一项让船只在波涛汹涌的水域保持稳定的专利技术。玛塔(Marta)是他的妻子,同时也是Velodyne商务部负责人。她在旁边一栋楼的工作室做些涂漆和雕塑的工作。在起居室,你可以听到浪花拍打岸边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是一个远离硅谷喧嚣的世界,因此成为Velodyne的总部。 “我是个工程师”不仅是指头衔,也暗示了霍尔内敛的性格。“我非常内向,以前基本上就是个书呆子,”神隐的霍尔说道。大约十年前,也就是2006年,霍尔申请了一项专利——多光束旋转激光雷达传感器。尽管不是有意为之,这项专利却将他的公司 Velodyne推向了自动和技术产业革命的风口浪尖。

 

霍尔发明LiDAR只是一时兴起。他于1983年创立的Velodyne是一家专攻专业音响设备的企业,在业界小有成绩。霍尔也一直在捣鼓着各种发明。后来他对一项看似有趣的比赛来了兴致:国防部赞助的自动驾驶汽车竞赛。这不仅有趣还可以证明他的工程学能力。过了几年,霍尔发明了安装在车顶(用于光测距)的激光雷达传感器,包含由电机驱动旋转的64个激光束。这一装置成了最受欢迎的赢家。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和自动汽车之父William(Red)Whittaker预言,这一成果是革命性的。

 

DARPA挑战赛逐渐发展成自动驾驶界的大型赛事,而霍尔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也彻底将Velodyne从一家低调的家族企业变成了一家受人瞩目的热门企业:这家34岁的创业公司,正在用其技术颠覆机器人行业和交通行业。

 

今天,Velodyne不仅是先进汽车激光雷达传感器的顶级供应商,向几乎所有正在制造或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司销售他们的产品。通用、福特、Uber和百度都是他们的大客户,卡特彼勒公司也在使用Velodyne的技术来制造大型机器人采矿卡车。尽管谷歌在造自己的传感器,它也是Velodyne的老客户之一。除了Velodyne之外,没有其他公司能生产足够的产品以满足行业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全世界自动驾驶浪潮中,作为供货商的Velodyne忙得热火朝天,也赚得盆满钵满。Velodyne目前仍是私营企业,预计今年的收入能达到2亿美元。Velodyne主席迈克·杰伦(Mike Jellen)表示,他们已经设定了10亿美元的目标,但没说何时能达到这个里程碑。得益于去年百度和福特的1.5亿美元投资,Velodyne迅速崛起。这是自霍尔从亲人那里筹集20万美元开展业务以来,公司的第一笔外部资金。Velodyne没有透露其估值,但据福布斯估计,公司市值约为20亿美元。据说霍尔拥有超过50%的份额,这样他的身价将超过10亿美元。杰伦称公司会在2018-2019年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

 

但霍尔想的更大。他想在明年就把生产能力从每年几千台传感器增加到一百万台。为了做到这一点,他正忙着把Velodyne位于新圣何塞的工厂变成超级机器人工厂:全自动化生产,加快生产的同时将产品成本降低到竞争对手无法比拟的水平。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埃隆·马斯克形容他的巨型工厂和下一代产业时用到的“制造机器的机器”的小规模版本。特斯拉的全自动工厂要等到2019或2020年才能投产,但霍尔想要明年就实现。如果他成功了,那么Velodyne将走在两个颠覆领域技术的前沿:自动驾驶汽车和只需程序员和技术工而无需装配工的工厂。霍尔说:“目标很明确,就是你能不能关灯运转工厂?如果能,美国就会允许你做。”

 

图片3.png 

 

霍尔可能是制造业的科技巨头,但他仍是一名典型的工程师,一个在大部分时间穿着褪色的牛津衬衫、斜纹裤和跑步鞋,在自家实验室里摆弄工具的人。他在谈及自己时总是寥寥数语,而一旦谈起他20世纪70年代在波士顿开的机器店这样的话题时,他却两眼放光。他的商店曾为雷神公司和哈佛医学院等客户提供特定的零件。霍尔在康涅狄格州长大,他的父亲是名工程师,建造过核电厂,他的爷爷是名物理学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发明了制作彩色照片的扫描方法。正是爷爷帮年轻的霍尔建造了一个工作坊,也就是在这间屋子里,霍尔造出了电动自行车和“非常吵”的吉他放大器等一系列“发明”。

 

七十年代初的动荡时期,他在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学习机械工程。毕业后,他在波士顿开了一家商店,为科技、制药和工业公司制造零件。工作有趣又富有创造性,但它的匿名性让霍尔很苦恼,最终他决定转向消费品行业。“如果有一天在大街上喊出我的品牌名字,我希望总能遇到知道的人,”他曾经这样想过。

 

20世纪80年代初,音响行业蒸蒸日上,霍尔就带着一个音响创业计划来到了海湾地区。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开始设计一款减少变音的优质低音炮(并获得了专利)。他为公司命名Velodyne以纪念他对单车的热爱。他的音响价格在2,000到5,000美元之间,声音比任何人做出的都更大更深沉,就好像音响要爆炸一样。

 

他的兄弟帮他处理销售。公司业务不断增长,顾客从海湾地区的体育明星到好莱坞影星罗宾·威廉姆斯。但音响行业竞争愈演愈烈,尤其在价格方面,因此到90年代霍尔就开始寻求新的业务。

 

在转行期间,他开始参加电视节目“机器人大战”的比赛,他创作的一件作品在2001年的世界冠军赛中排名第二。但真正考验他能力的是DARPA举行的年度系列挑战赛。这场自动驾驶汽车比赛最初在加州沙漠举行,随后转移到了城市,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从2002年开始,霍尔实验了许多包含摄像头和激光器的技术,并在2004-2005年的比赛中将它装载到了一辆车上。大家很快认识到了摄像头的局限,霍尔等人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LiDAR上。这项技术用于制图和测量,把单个图片拼接成一个详细的地图。

 

霍尔将LiDAR改造成具有64个旋转激光器的顶部安装单元,这被视为是一项突破,也正是此项技术让汽车有了视野。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专家Whittaker的团队使用霍尔的LiDAR在2007年赢得了DARPA比赛。斯坦福大学Sebastian Thrun领导的团队也使用了Velodyne的LiDAR,他们在后来创立了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大多数在谷歌、Uber、福特、丰田和科技创业公司领头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行业先驱,也曾工作于DARPA 挑战项目,许多公司后来都成为了霍尔的客户。

 

Velodyne的总部位于圣何塞。但真正能让公司立于不败之地的,则是位于总部以北61千米外靠近码头的阿拉米达研发实验室。在这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创客的实验室里,计算机科学博士、电气工程师、物理学家和光学家正在不断改善霍尔LiDAR的性能。

 

Velodyne的设备为汽车提供了360度视角,在地图上呈现为3D“云”点。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汽车都能看清半径200米范围内任何事物,这让汽车能够在高速飞驰时探测到远距离的危险并及时躲避。去年霍尔卖出了几千套产品,今年他计划卖出几万套,价格从16激光束模式的8,000美元到64激光束模式的85,000美元不等。福特自动驾驶汽车的技术负责人吉姆·麦克布莱德(Jim McBride)表示,市场上没有能与之抗衡的产品,它是最先进的。

 

但对手还是出现了。Quanergy在2016年从Delphi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那里筹集了9000万美元,用于制造低成本的固态LiDAR装置。获得3600万美元资助制造LiDAR传感器的Luminar公司也表示,其产品感应范围和图像质量都是目前市场上最高级的。Velodyne正推出一款新型无旋转部件“Velarray” LiDAR产品,以应对低端竞争对手的增长,并准备了感应范围更广的装置来对抗竞争对手的高端产品。目前,Velodyne仍是行业无可争议的领导者,因为其他公司还不具备能大规模生产的制造工厂。“如果你正在研发自动驾驶,那你一定会接触到Velodyne。因为无论数量多少,这是你能够获得的最全面产品,”曾就职于谷歌和苹果公司,现任无人驾驶汽车地图服务DeepMap首席技术官Mark Wheeler评论说。霍尔对他的竞争者并不是很在意:“有人比我更懂怎么大规模制造LiDAR吗?看来我这环仍是行业的关键”,他用一个“去过做过”(been there, done that)的手势打发了这一话题。

 

不是每个自动驾驶行业的人都是LiDAR的簇拥者。这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马斯克。他坚信特斯拉通过一系列摄像机、雷达和声呐的组合便足以提供有效的感知效果。但即使没有特斯拉的参与,Velodyne设备的市场仍然非常巨大。今天,几千辆原型无人驾驶汽车正在测试中,虽然没有人知道自动驾驶车在何时能卖给消费者,但研究机构IHSMarkit预计装置销售量将在2025年迅速增长至60万,而在此后的十年内,其销量将每年至少增长43%。该公司总裁Jellen说,这意味着到2035年,累计7600万辆汽车将在城市和高速公路自驾行驶。Velodyne则预测未来几年销售量将每年至少增长300%。

 

这就解释了已经有530名员工的霍尔,为什么还这么注重于他的超级工厂。制造厂今年初在圣何塞落地,大约200名工人正在为最新的LiDAR组装关键微电子和光学部件,但再过18个月,这些工作将被安装在设备上的机器人所取代。霍尔和他的工程师正在策划机器人制造过程的最终形式,他不便分享细节,但圣何塞的设备很快就能每年生产以万计的产品了。“对我来说,怎么让这些产品自动造出来比琢磨市场营销有趣多了,”他说道。

 

撰文 Alan Ohnsman

翻译 朱雅文

 

原文链接:

https://www.forbes.com/sites/alanohnsman/2017/08/08/how-a-34-year-old-audio-equipment-company-is-leading-the-self-driving-car-revolution/#f6e84655d406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