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考古 • 进化

六大影响历史的考古伪造

时间: 2015年11月19日 | 作者: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每当博物馆接收到一大批捐赠的文物,馆长总会发现其中有几个是假的。

从声称来自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Atlantis)(也有人说来自外星)的水晶头骨,到据说是维京海盗雕刻的如尼文石,甚至还有人类进化“缺失的一环”的骗局,本文列出了普遍被认为是伪造品的六大文物,假如它们不是伪造品,没准真的会改写历史。

 

君士坦丁的赠礼(Donation of Constantine)

《君士坦丁的赠礼》是一份伪造文件,从八世纪开始不断被复制。原件已经丢失,但保留至今的复件声明,罗马国王君士坦丁一世(Constantine I)将罗马帝国控制下的土地的统理权赠与教宗西尔维斯特一世(Pope Sylvester I)及其所有继承者。这份拉丁文(英文版由Ernest F. Henderson翻译)文件写道:“我们把宫殿、罗马城、意大利和西部地区的所有省、区和城市赠与我们最为神圣的西尔维斯特教宗、万能的教皇。我们将放弃这一切,献上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礼物,作为对他本人及其继承者权势的尊敬。颁令。”。

 

文件伪造于何时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但在中世纪,这份文件被用作教皇权力高于欧洲统治者的证据来帮助教皇进行政治谈判。15世纪,意大利学者洛伦佐•瓦拉(Lorenzo Valla)对这份文件进行了抨击,发表了长篇论述,证明文件是伪造的。

 

瓦拉知道自己这样做会涉险。“他们将会怎样地怒斥我啊,如果条件允许,他们又将怎样迫切并迅速地将我绳之以法!”他在书的开头写道(英文版由Christopher B. Coleman翻译)。幸而,他得到了欧洲统治者的支持,这些统治者对于教皇以文件之名干涉政务的行为早已厌倦。

 

这幅16世纪20年代的画作出自一位拉斐尔工作室的画家之手(不一定是拉斐尔本人)。它以伪造的文件为题材,描绘了君士坦丁将其土地全部赠与西尔维斯特教皇的场景。而这一事件从未发生。画作现存于梵蒂冈。(图片来源:Wikimedia)

 

皮尔当人(Piltdown man)

1912年,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in London)的古生物学家阿瑟•史密斯•伍德沃德(Arthur Smith Woodward),以及业余古物研究者查尔斯•道森(Charles Dawson)声称他们在英国皮尔当村(Piltdown)发现了一种新的早期人类。他们认为这种名为道桑原始人(Eoanthropus dawsoni)的早期人类生活在100万年前。

 

对于100万年前是否有早期人类居住在英国,当时还没有定论,而这一发现则提供了证据。

 

这一发现引来了质疑,与此同时,道桑原始人被证明不过是猩猩和现代人类骨骼的组合物。但这一发现已被大肆宣传。伪造者是谁,其目的何在,时至今日依然不明,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克里斯•斯特林格(Chris Stringer)及其同事正在进行新的调查,试图找到答案。

 

讽刺的是,现代考古学家已经在英国发现了早期人类存在的证据。人类首次踏足不列颠群岛的时间目前还不清楚,但很可能早于100万年前。

 

这幅画描绘了一群观察骨骼的科学家。(图片来源:Wikimedia)

 

肯辛顿如尼符石(Kensington runestone)

 

1898年,一位名叫奥洛夫•厄曼(Olof Ohman)的农夫在明尼苏达州肯辛顿镇(Kensington in Minnesota)附近发现了一块刻有符文的石头。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许多学者和业余爱好者研究了这块石头,一些人认为肯辛顿如尼符石(如图)是由一群14世纪的维京海盗途经明尼苏达州时雕刻的。

 

尽管维京海盗确实在格陵兰岛建立过殖民地,并且在纽芬兰的兰塞奥兹牧草地(L'Anse Aux Meadows in Newfoundland)有过短暂的定居,这块石头却是他们曾来到明尼苏达州的唯一证据。

 

今天,大多数学者认为这块石头雕刻于19世纪,上面的如尼文和14世纪或其他中世纪时期的如尼文并不匹配。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教授亨里克•威廉姆斯(Henrik Williams)在2012年发表于《瑞典裔美国人历史季刊》(Swedish-American Historical Quarterly)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事实上,它们似乎与19世纪瑞典旅行家使用的一种如尼文符号相近。他提醒道,关注点应该放在是谁雕刻了如尼文,其动机又是什么。雕刻者的目的或许不是想要人们相信维京海盗来过明尼苏达。(图片来源:Wikimedia)

 

水晶头骨

据称来自中美洲的水晶头骨,于19世纪开始出现在文物市场上。关于头骨的来历众说纷纭,有人称它们是奥尔梅克(Olmec)文明的遗物,也有人说是玛雅(Maya)、托尔特克(Toltec)或者阿兹特克(Aztec)文明的。还有一些理论家认为头骨出自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的人民之手,也有人说它们是远古时代在地球着陆的外星生物留下的。

 

这些水晶头骨里没有一个是在考古发掘中发现的,新近研究表明它们在19、20世纪左右由人伪造。专家猜测,一些伪造者可能只是想从中牟利,而另一些人的目的或许是宣传非主流学说。在2008年的电影《夺宝奇兵4》(Indiana Jones and the Kingdom of the Crystal Skull)里,这些头骨被认为是外星人制造的。

 

照片所示的水晶头骨现存于英国国家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它并不古老,可能制造于19或20世纪,是人工造物而非外星工艺。(照片来源:Rafał Chałgasiewicz)

 

早期基督教铅抄本

2011年3月,一群人(其中包括一些学者)声称他们发现了一些可追溯至公元1世纪的铅抄本,这是已知最古老的基督教文献。

 

这一声明登上了世界各地的媒体头条,但几周后,专家认定这些抄本是伪造品。“我注意到抄本中有很多古阿拉姆字母,它们已经有2500年的历史了。但是和它们混在一起的还有更年轻的语言,所以我仔细查看并且把这些不同时期的字母挑了出来。”阿拉姆语翻译者史蒂夫•卡鲁索(Steve Caruso)再接受Live Science网站采访时说。卡鲁索发现(如图所示),抄本中有大量的自相矛盾之处和时代错误,还有匆忙复制的痕迹。科学家并不知道是谁制造了这些抄本,也不清楚其动机。(图片由Steve Caruso提供)

 

耶稣之妻福音(Gospel of Jesus's Wife)

2012年9月,哈佛大学教授卡伦•金(Karen King)首次公布了“耶稣之妻福音”的发现。

 

所发现的残片以科普特文(Coptic,一种埃及语)撰写并含有译文,“耶稣对他们说:‘我的妻子……’”。残片中还提到了“玛丽(Mary)”这个名字,可能指的是抹大拉的马利亚(Mary Magdalene)。如果这一纸草文本为真,那么就证实了古时候有些人曾相信耶稣和抹大拉的马利亚结婚一事。

 

许多学者现在认为这一纸草残片是假的。

 

残片的持有者坚持不透露姓名,并声称残片是在1999年从一个名叫汉斯-乌尔里希•劳坎普(Hans-Ulrich Laukamp)的人手里买来的,而劳坎普是1963年在东德波茨坦(Potsdam, in East Germany)得到残片的。Live Science网站的一项调查显示,劳坎普是美国铣削钻孔公司(American Corporation for Milling and Boreworks,简称ACMB,现已倒闭)的所有人之一,他于2002年在柏林去世,没有任何儿女或亲戚。继承其遗产的勒内•欧内斯特(Rene Ernest)说劳坎普对文物根本没有兴趣,从来没有收集过它们,也不可能是残片的持有者。此外,1963年劳坎普生活在西柏林,他是不可能穿过柏林墙到波茨坦的。

 

实验结果显示,残片本身可追溯至约1200年前,墨水也可能是古代制造的。专家对残片的背景情况及上面的语言进行了研究,注意到了许多不寻常的特征,这些特征使多数研究者认为残片是伪造品。尽管如此,金和其他一些研究者仍然相信这一残片是真迹,新的科学测试结果也将发表。(图片来源:哈佛神学院)(撰文:欧文•亚鲁什(Owen Jarus)  翻译:彭瑛  审校:张旭阳)

 

原文链接:

http://www.livescience.com/51933-archaeological-forgeries.html?li_source=LI&li_medium=more-from-livescience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