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技术档案]Technical files
  • [技术档案]Technical files

技术界山寨成风

时间: 2017年01月05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戴维· 波格(David Pogue)是《纽约时报》"个人技术" 专栏撰稿人,他还作为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获得过艾美奖(Emmy Award)。

撰文 戴维·波格(David Pogue) 翻译 薄锦

图片4.png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科技评论人士,一定也会注意到科技爱好者的一个问题:他们可以为了拥护一家科技公司,表现得相当激进。

每次浏览读者对我提出的反对意见时,有一种论调特别常见:“××公司(读者讨厌的公司)的那个创意明明是从××公司(读者喜欢的公司)那里偷来的!”

完全正确。对科技创意的借鉴行为已经泛滥到了荒谬的程度。苹果在2011年推出了语音助理Siri(就在买下了Siri的开发公司之后)。然后,谷歌在一年之后推出了同类产品谷歌即时(Google Now),微软的小娜(Cortana)也跟着在2014年面世。

乔布斯还在时,苹果往往是开发新型产品的先锋。比如说iPod,就直接导致了微软Zune的问世。iPhone催生了谷歌的Android手机。iPad则完全成了其他厂商的同类平板电脑的模板。

不过,现在的苹果既是先锋,也是效仿者。三星的Galaxy Gear智能手表于2013年出道;苹果智能手表则在两年后登场。Spotify于2011年登陆美国;功能几乎一模一样的苹果音乐(Apple Music)则在2015年上线。微软的Surface平板电脑2012年登场,它附带的屏幕保护盖,打开后就会变成一块超薄键盘。2015年发售的iPad Pro,也跟着配备了类似的功能。

不光是产品方面的创意。对于各种功能设计,你总能找出类似的模仿周期。你可以轻而易举地为它们创建出各自的“家谱”,比如说右键点击鼠标打开快捷菜单,或者屏幕右上角弹出的通知,或者手机键盘上方出现的三条自动补全提示。

在科技文化萌发的初期,这一切或许都像是对知识产权的无耻剽窃,至少对乔布斯来说的确如此。他为世人津津乐道的事迹之一,就是1988年指示他的律师起诉微软在Windows操作系统中抄袭了Mac的“外观与感觉”。

但苹果却输掉了那场官司。(创意作品的)版权和(发明创造的)专利权本身就具备一项核心特性,那就是:你没法保护创意本身——只能保护它的实物形式。说到底,这就是法院判决微软胜诉的关键所在。(更不用说,苹果最得意的那些功能——叠放窗口、命令菜单等等——最早也是施乐想出来的,只是被苹果拿去用在了自己的系统里。)

有一段时间,模仿者至少在台面上还会追求一下“差异化”。在Windows Vista系统中,微软添加了一个类似于Mac里的通用搜索图标——但是放在了屏幕的左下角,而不是右上角。这个图标能生成一些浮动窗口,显示股票、天气、备忘录等内容,但微软把它们叫作“小工具”(gadgets),而不是苹果那边所用的“小插件”(widgets)。

而事到如今,大家都懒得理这茬。亚马逊的人气智能家居设备Echo,2015年发售,外观就像摆在架子上的一只圆筒,能够完成多种任务,从播放音乐到回答问题,只需给出语音指令便可操控,就像Siri的家居版。今年,谷歌揭晓了自己的新产品谷歌家居(Google Home),各方面都跟亚马逊Echo极为类似,简直就像是它的克隆体。

第一个问题:苹果、微软、三星、亚马逊和谷歌,最后基本都使用了同一套产品组合——相似的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音乐服务、电子邮件服务、支付系统、车载软件等等。更严重的问题是,对创意的疯狂剽窃会妨碍创新。开发一款新产品费时又费钱,而抄袭便宜又省力。那公司还费那个力气创新干吗?成为领头羊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也就是模仿者还没来得及跟进的短短几个月里有点优势罢了。

制药商可享受20年的专利保护,然后才允许相应的仿制药进入市场;这是为了让制药商能够收回他们在新药研制中投入的数十亿成本。也许我们应该对科技产品采用类似的体制——设定一个专营权期限,比如说20个月。

如此一来,我们才能找回持续发明创造的动力——乔布斯先生也不会在坟墓里气得要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