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神创论者把地质时间搞丢了

时间: 2017年01月10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撰文 史蒂夫 · 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图片5.png

 

向导的口头禅十分清楚,一如科罗拉多河水十分浑浊:“一觉得热,就会变蠢。”于是在醒着的大多数时间里,我都泡在50华氏度(10℃)的河水里抵御100华氏度(约38℃)的气温。热倒是不热,就是湿透了。

欢迎回到故事的第二部分:我在今年7月跟着美国科学教育中心(NCSE)坐船游历了大峡谷,这段旅程设计得十分智能,使我们有机会探讨了两种对立的观点:一边是科学家通过岩石“书写”的亿万年历史认识大峡谷的形成,另一边是主张年轻地球说的创世论者将大峡谷看作上周四那场诺亚洪水的证据——好吧,我在说笑,他们相信那场洪水是在大约4400年前发生的,并由此塑造了大峡谷的地质和化石。再说点正经的,就是因为NCSE的不懈努力,这个圣经故事才没有走进公共学校的科学课堂——诺亚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我们的旅行团有25名成员,工作人员则包括NCSE的地质学家史蒂夫·牛顿(Steve Newton)和演化生物学家乔希·罗西瑙(Josh Rosenau),他们两位探讨了岩石形成、地层学和我们见到的那些化石背后的原理——也介绍了前面提到的创世论者是如何看待这同一片景观的。在巨大的红墙洞(Redwall Cavern)中做短暂停留时,我们意外地领教了一回创世论者的世界观:NCSE的两位成员听到另一个旅行团中的一名男子在向同伴解释,上帝是如何将大鱼切开创造小鱼的。我不由想到了NBC台情景喜剧《我为喜剧狂》中肯尼斯·帕塞尔(Kenneth the Page)说的那句名言:“科学是我最喜欢的题目,尤其是《旧约》。”

大峡谷中,科学家和创世论者存在分歧最大的地点之一是著名的“大不整合面”(Great Unconformity)——所谓不整合面是指地质记录中的一段空档,在大峡谷中,这段空档是相当大的。在它的下方是17.5亿年历史的岩石,名字很了不得,叫“毗湿奴片岩”(Vishnu Schist)。这些变质的片岩曾在地表下方受到加热和挤压,后来又经过抬升和侵蚀暴露在了地表上。它们的正上方是5.25亿年历史的“塔皮斯砂岩”(Tapeats sandstone)。而在两者之间就是那道显眼的12.5亿年的空档了。

全长226英里(约364千米)的远足行程近半时,我们来到了黑尾峡谷(Blacktail Canyon),在这里游客可以亲手抚摸那道时间的裂隙,它只比我们行走的地面高出5英尺左右(约1.5米)。“这也是许多创世论者会来的地点。”牛顿说道,那道划时代的裂隙就在他肘边不远处,“我们看见这个大不整合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它刚才一直在山上的高处。到了这里,你就可以亲手触摸它了。按照创世论者的说法,这些是世界上最早的岩石,是上帝创世第三天将水和陆地分开时留下的。我能理解触摸这些岩石的奇妙感受。看,这就是大洪水淹没的地方。”说着他指向了与片岩紧挨的砂岩层。

“这当然不是科学家的看法。”他继续说道,“这个断档里大约少了12亿年……你们都应该过来摸摸,感受一下,地球历史的1/4就在这里缺失了(地球的年龄为45亿年)……想想那些抬升之后磨平的山脉,还有出生之后死去的生物……它们都在这个断档里。”

想象10亿年的时光流过——这场景也许是我们的大脑无法想象的。我能够理解人类中的部分成员为什么会拒绝接受漫长的地质时代,并坚持一切都是在过去6000年中发生的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了美国公民这个权利,但是正像许多案例所显示的那样,这条修正案也禁止了历史的缩写版本(以及它的那些反演化推论)在公立学校中作为科学传授给学生(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言论自由,政教分离)。在生物课堂上讲授创世论,生物教师想必会像大峡谷中整天泡水的我一样——干不了。